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主页 > L馨生活 >想进文创产业的人,60%以上都抱着过于浪漫的念头──苏丽媚《 >

想进文创产业的人,60%以上都抱着过于浪漫的念头──苏丽媚《

作者: 2020-07-10收藏:947

想进文创产业的人,60%以上都抱着过于浪漫的念头──苏丽媚《

从三立电视王国卸下执行副总职务的苏丽媚,2011年创办「梦田文创」,在这个被她定调为「文创产业实验室」的空间里,短短五年,实验横跨戏剧、电影、纪录片与舞台剧。

这两年兴起的独立书店风貌,就是由梦田文创从巷弄文化找到独立书店后,一路拓展出纪录片《书店里的影像诗》、戏剧《巷弄里的那家书店》、书籍《书店本事:在地图上闪耀的阅读星空》以及实体书店「阅乐书店」,甚至结合铸字行与金工业推出以印刷字为设计的宝石配件,这是梦田的最佳文创实例。

写过不少剧本的苏丽媚不是头一回出书,但《创意,然后呢?》是她历时两年半透过自身实验文创产业经验、观察国内外相关领域的心得,以及对家庭、个人生命价值探索的首部精华。

「剧本是天马行空的轻鬆书写,《创意,然后呢?》是我跟卢智芳相互挑战的结果。」苏丽媚用「挑战」形容与《Cheers》总编卢智芳每月一次的採访互动过程,专栏累积了两年多,最后才集结为《创意,然后呢?》一书。

最初,卢智芳以「宁愿做也不多说」形容苏丽媚对于专栏态度,每次访完,苏丽媚总问:「这些经验对别人有帮助吗?下次妳还要再来吗?」状似要出版社打退堂鼓。但后来苏丽媚发现卢智芳完全没有退守意愿,反倒燃起她「要做就要做到一百二十分」的个性。

此后每此访谈,苏丽媚用密密麻麻的笔记做足功课,除了以自身经验与台湾现况作为例子,更不断补充国外发生相关的故事,期望让书的内容更加丰富,「字里行间都可以读她对读者的诚意与热血、对文创的关心。」卢智芳说。

苏丽媚在书中提及,这些年常常会和年轻人谈到对文化创意产业的想法,「让我惊讶的是,60%以上都对这个领域抱着过于浪漫的念头。要不是认为在文创业工作很可以很酷、很有个性,能够与众不同;要不就是想像开个咖啡店、营造出一些小确幸氛围,就等于投入『文化创意产业』。虽然大家都很有热情,满腔热血,然而从我的角度看,显然,带着这样的理解就决定投身文创产业绝对是危险的。」

接受过苏丽媚指导并资助的奇想创造董事长谢荣雅就曾经历过如何把创意落实为创业的艰辛过程。虽然谢荣雅年经时就得过不少工业设计大奖的肯定,当时五岁的儿子还天真地形容他像个魔法师,「因为爸爸画的图,永远都可以变成真的」,让谢荣雅哭笑不得。虽有创意、却同时面临公司债务压力,最后他不得不求助苏丽媚,苏丽媚二话不说,马上替谢荣雅解围,同时也协助他逐步把创意转为真正的创业。

苏丽媚眼见时下年轻人对文创的理解不够周全,偏偏文创又是这些年来近乎烂熟的口号,她因而不断自问、也向大众提问:「然后呢?创意并不值钱,值钱的是,你如何执行出来?如何呈现?」

除了分享自己一路以来的实战经验,习惯透过大量阅读探索自我的苏丽媚还很贴心地在每一篇张结尾处,为读者做了一个「延伸思考」(延伸阅读),一篇只配上一本书,从华文世界的《月球姓氏》(骆以军)、《我执》(梁文道)、《杨牧诗集》、《背海的人》(王文兴)到海明威、保罗‧科尔贺、米兰‧昆德拉、赫曼‧赫塞、尼采……,阅读领域之广,也是苏丽媚这本书的另一精华所在。

即使尽可能地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一切化为文字,在这本有限篇幅的书里与读者分享,但是在最后收录苏丽媚与卢智芳对谈的篇章里,苏丽媚仍强调:「我不能说我的观点适用每个人,但我的成长来自阅读,所以我希望读者在阅读时,不要只读表面,要有更多内在激荡。……一定要勇敢尝试,人生重要的是过程,不是生下来就等待结束那一天,差别只在谁过得丰富,怎幺能够不把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