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主页 > E诗生活 >曾赐明4天踏200公里‧骑脚车爬山赏景健身 >

曾赐明4天踏200公里‧骑脚车爬山赏景健身

作者: 2020-07-16收藏:497

曾赐明4天踏200公里‧骑脚车爬山赏景健身他热爱运动,由年轻到老都不减。爬山、骑脚车是他每天下班后必做的运动,去年更随同一群友好远赴台湾,骑脚车走了一趟花东纵谷公路,全程约200公里,用了4天时间完成。64岁的曾赐明年轻时还曾在新加坡当过6年警察,直到被父亲叫回槟城,才与兄弟三人一起继承父业,经营建筑工程公司至今。他爱运动,也鼓励及影响了太太和他一起做运动。他说:运动能健壮身体,也会让人变得年轻!很多男人都爱有型跑车或是豪华房车,对各种名车性能保养等都有兴趣研究一番。64岁的曾赐明也爱车,只是他现在更爱的是脚车!曾赐明是一家建筑工程公司的董事经理。64岁仍在上班,但自言已处于半退休状态,每天傍晚五点前就下班回家,几乎把工作以外的时间都花在登山和骑脚车运动上。“骑脚车是有氧运动,既环保又可以锻炼身体,可以慢慢骑着欣赏沿途风景,也可以挑战自己的体力和意志力,骑的过程可以很写意,也充满挑战性。”曾赐明是在槟城峇央峇鲁长大的槟城仔,但他却曾在22岁那年跑去新加坡当了6年警员,直到父亲把他召回来槟城。新加坡当警员薪金高“那是1972的事,当年有很多朋友都去了新加坡工作,有个朋友还在当地当上警察,薪资很优厚,当年在大马当警员月薪只有90令吉,但新加坡就有两百多元,当年马新两国的兑换率是一元对一元,可见待遇差别很大,固然吸引了不少本地青年跑去新加坡面试。”他说,当年曾在当地警察部队受过正规训练,同僚中大部份也是来自大马的年轻人,尤其柔佛和马六甲人居多,因为这两州最靠近新加坡,所以在新加坡那6年,也不会有人在异乡的感觉。“当警察需要很好的体能,我当年能顺利通过,主要也是我有运动底子,因为我从读书时代就很喜欢运动,跑步、爬山都是我的强项,小学时期,每天还会骑着脚车到16公里外的学校上课,所以现在这些运动对我而言不过就是重拾当年的乐趣。”曾赐明也是长途竞跑赛的常客,他从八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参加槟城长途竞跑,后来也加入武吉占姆爬山队,也爱上脚车运动,这些都是他的兴趣,因为自从出来社会工作后,每天的时间都忙于打拚事业,运动一度成了奢侈的事,所以现在他要慢慢放下工作,多做自己想做的事,包括运动。喜欢单独运动曾赐明喜欢可以单独完成的运动。“球类运动我也有参与过,如羽毛球、高尔夫球,但是这些都难以一人完成,必须要有对手才可以,要是球友临时有事不能来,或时间上难以配合,就无法进行。骑脚车和爬山就不一样了,即使没有同伴,一个人也可以出发,自得其乐。”这些年来,他都把运动集中在爬山、骑脚车和长途竞跑方面,而且几乎每天都会选择其中一项来运动。“以前我几乎每天都会去爬升旗山,后来才改去武吉占姆山,因为武吉占姆离住家比较近,方便一点,随时可以出发。”拉妻子爬山曾赐明每次爬山都会拉着妻子吴玉炎一起去,久而久之太太也爱上了爬山。比他年小10岁的太太吴玉炎在旁接着说:“我是被他骗去的!刚开始爬山的时候确实觉得很辛苦,每次快要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他都骗我说:`要到了!要到了!还有5分钟就要到山顶了!’结果那何止5分钟!”山林间空气好,所以儘管精疲力尽,吴玉炎还是愿意继续被老公骗上山,夫妻俩不只常爬附近的郊山,也征服过大马最高的神山,在爬山过程中还结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山路上并不寂寞,还不时会与一群爬山队友组团到各州的山林去露营。山上兜风赏风景曾赐明的家中有三辆脚车,一辆是山地脚踏车(Mountain Bike),一辆是公路脚踏车(Road Bike),还有一辆迷你型脚车则是太太专用。目前的曾赐明,日常生活也相当有规律,每天一早起床,七点多会和太太一起出外吃早餐,九点半就到公司,下午5点前就回家,然后整装再出发,就是骑上他的“爱车”到山上去兜风。“要是天气好,一般上我是骑上附近郊山,我的目的地都不一定一样,有时单独出发,有时和朋友同行。週末不上班的日子,会和朋友结伴骑公路脚车一早出发,朝峇都丁宜前进,或往浮罗山背去,也骑过脚车出岛到邻州走一圈回来,流了一身汗,放鬆自己。”台湾脚车道规划佳这些年来,他与脚车队友们骑着脚车走过的路不计其数,槟岛环岛行对他而言已是家常便饭,也曾骑上金马仑高原。去年他还和一群脚车发烧友飞赴台湾参加当地的脚车行,花了四天走完花东公路,由花莲县到台东县,全程200公里,沿途风景美不胜收,让他大呼过瘾。“在台湾骑脚车很放心,脚车道规划得很好,当地车辆也对脚车队很包容谦让,比起槟城狭窄的公路绝对安全很多!”不过,曾赐明补充说,台湾脚车道毕竟比槟城起步早,槟城是近年才开始鼓吹骑脚车运动,所以在脚车道的规划上还需要多给一点时间。“至少我们现在看见槟城政府在努力推行脚车运动,虽然很多道路看起来很拥挤,险象环生,就再给一点时间看如何改善吧。”遇山洪崩决险没命除了骑脚车,曾赐明也经常去登山,我国的神山和尼泊尔的珠峰基地大本营都曾征服过,但最难忘也最惊险的一次登山行,却是发生在我国东海岸的鸡山(Gunung Ayam)!“那是2005年,我们在丹州鸡山遇到山洪暴发,当时很多队友原本还在戏水玩乐,完全不觉天灾就要发生,幸好有当地的嚮导察觉不妥,高喊大家上岸,要我们快逃,就在那千钧一髮时刻,山洪崩决而下!”历险中领悟莫欺水提起这段惊险之遇,虽已事隔多年,曾赐明和太太吴玉炎仍历历在目。当时他们夫妻虽同时参加这个登山团,但分作AB两队离开。太太先随A队下山,曾赐明因为负责摄影而在B队殿后,当走在前面的太太惊闻山洪暴发时,一度担忧丈夫的安危而被吓哭了。“说真的,那次我人在现场也看不出山林间有异样,当时天气看来不错,却不知道原来山上已经在下大雨,还好有当地居民随行,察觉到山溪水间飘浮了大量枯叶,这些枯叶都是从山上流下来,马上就呼喊还在水里玩乐的队友们赶快上来,当时大家还意犹未尽,不明白何以突然被催上岸,结果上岸离开不到数分钟,就看见山洪排山倒海而来,把大家都吓出一把冷汗!”俗语说:欺山莫欺水!爬山经验丰富的曾赐明也从那次经历中领悟到这句话,也进一步认识到了天气变化所会产生的各种自然现象,亦从这些征兆中看到一些警讯。排汗有改善睡眠对曾赐明来说,爬山、骑脚车和竞跑都是有助于纾解压力的有氧运动,他鼓励人们至少培养出一项运动兴趣,因为定期的运动有助于出汗排毒,也有助于改善睡眠和心情。“心情沉重时,不妨去做运动。当你忙着征服一座山,或专注地走了一段路程后,流了一身汗,心情就会变好,会觉得没甚幺是过不去的,不开心的事就Let it go!”说此话的正是54岁的曾太太吴玉炎。她笑言,自己原本不爱运动,是受丈夫的影响才逐渐懂得享受登山乐趣。现在的她闲来也会骑脚车到住家附近的公园转转,但自认不比老公曾赐明来得专业,会骑着去环岛,因为她觉得路上车辆太多,危险性高。不过对于丈夫热衷的运动,她还是给予全力支持。蔬食主义者曾赐明两夫妻育有一子也经已成家立室,儿子也为他们生了一个孙子。夫妻两人都是佛教徒,生活其实都在互相影响彼此,曾赐明影响了太太一起做运动,太太吴玉炎也影响了老公多吃素,夫妻俩如今都是蔬食主义者,都很注意养生。“我太太十多年前就已吃素,我是近几年才开始,她也经常在檀香寺做义工,我也曾是檀香寺的理事,我们都有共同的宗教信仰和共同的生活兴趣,在心灵上都找到了家。”有健康的身体,有共同的生活价值观,唯一的儿子也有了自己的事业,夫妻俩现在拥有更多的时间一起去做想做的事,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副刊‧报道:黄碧丝‧2015.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