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杨丽萍呕心创作‧传承民族民间艺术

作者: 2020-07-17收藏:416

杨丽萍呕心创作‧传承民族民间艺术“近70%的演员都是田地间地头的农民”。《云南映象》的演员是云南的少数民族,他们将原始原创的云南少数民族风情搬到大舞台上,自豪地呈现给全世界的观众。“靠自己的作品养活作品”,《云南映象》是中国首个不靠政府或投资者赞助的舞蹈团,也是唯一能靠一台节目养活自己的舞蹈团。“原生态”既是《云南映象》的主题也是杨丽萍一手打造的“品牌”,她让都市人认识了“原生态”,引领他们回归到人类最早的起源,用肢体表达情感,表达对大自然、对生命的敬畏,远离快捷及浮躁的生活。年轻人喜欢牛仔裤胜于传统服装,年轻人喜欢流行歌曲多于民族歌谣,年轻人认识街舞却不懂传统舞蹈。根据专家的调查显示,云南有个基诺族巴卡的村子,如果不加以重视和保护,这里的传统民族服装将在10年左右消失,传统民族歌舞则在20年内消失,这调查结果清楚地显示出云南少数民族正面对的窘况。云南省是个民族文化聚集地,共有25个少数民族散居于各处,这些少数民族拥有自己的语言与文字,当然也有独特的歌舞文化。杨丽萍看见云南民族文化随着岁月而变化,她不忍心许多绝技因为失去了用途而濒于失传。11年前,她决定离开中央民族歌舞团,再次踏上云南这片土地,逐个村子去採风和寻找舞者。“有一种神鼓,可以将人的生老病死用一套套的鼓技表示出来,可是全云南只有3个老太太会跳,听闻现在只剩一个。”神鼓有几十套的打法,虽然很简单,但有它的故事。鼓里诉说着太阳怎幺日食,月亮怎幺有了人,鼓声中只有节奏和音乐没有歌词,这就是传统民族音乐。2000年春天,杨丽萍路径云南红河州大山时听见个吆喝的声音,放牛男孩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带他离开了大山。这个放牛男孩几乎参演了杨丽萍所有的舞蹈剧,如今是她的首席弟子,他名字叫着虾嘎。70%演员是农民曾有人质疑这群非专业的舞者,因为70%的人数并不少,要如何说服观众买票入场呢?针对此事,杨丽萍兴致勃勃地与媒体分享她是如何训练这群农民和放牛的孩子,她还笑说这群没上过舞台的舞者一点都不害怕,舞台只不过是另一个呈现歌舞文化的平台罢了。在《云南映象》的媒体发布会中,杨丽萍数次提起这是一场原汁原味的表演,因为70%的演员都是云南各村子的农民,其中包括虾嘎。她希望这群舞者可以将村子里的传统歌舞带到舞台去发光发热,借用表演的方式保留珍贵的少数民族文化。即使有天他们不跳了,回到村子里,他们依然可以将这歌舞文化传给村子里的小孩,将文化传承下去。2001年,杨丽萍带领了乡土舞者从村子里走了出来,用了两年时间排练《云南映象》。可是,这项作品不但不为国内舞蹈界无法接受,更没有投资者愿意赞助。于是,杨丽萍决定自己养活所有的舞者,她以拍广告和表演的方式赚取舞团的经费,让每个舞者可以安心地跳舞。2003年,《云南映象》在昆明会堂首进行了第一场演出过后,终让她赢得了肯定。舞台上的原生态舞者,用他们熟悉的传统民族歌舞表达了对土地的眷恋,淋漓尽致地呈现在现代社会面前,深深触碰了观众的心灵。那一刻起,中国观众认识了“原生态”,媒体常年报道《云南映象》的活动报道,社会人士给予极高的评价,这部大型原生态歌舞剧在舞台上大放光彩。展现云南传统文化配合马中建交40週年,马来西亚旅游文化部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把《云南映象》请到马来西亚演出,于12月26日至29日晚上8时30分,在马来西亚国家文化宫(Istana Budaya)隆重上演。作为指定的重点文化交流项目,旅游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希望通过中国国宝级艺术家杨丽萍及她的作品《云南映象》,可以加强两国人民对双方国家的文化认知。《云南映象》浓缩了云南少数民族传统歌舞的艺术精华,对于不了解云南文化的大马观众来说,是否会有障碍?杨丽萍表示,马来西亚与中国同样有少数民族,这点有点相似,而且《云南映象》以深入浅出的表演方式呈现,观众完全不需要担心,表演时间为2小时左右。中国巡演票房口碑皆佳“目前,云南映像还在中国巡演,票房与口碑都非常好,即使公演了11年,依然受到观众的喜爱,相信大马观众也能接受。观众不会因为这是云南传统文化,而觉得有隔阂,这部作品的确非常生动,身边有个朋友还看了五十多遍。“这部舞台剧在中国公演时配有高端的音响设备,属于具有立体环绕音效的5.1声道,无论是收音还是播放,皆是顶级的享受。不过,大马国家文化宫(Istana Budaya)无法使用5.1立体声道设备,但不影响整体的表现。”《云南映象》演出至今已达4000场,入席观众将近400万人次。曾到阿根廷、美国、日本、巴西、澳洲、台湾和香港巡演,这回是首次在马来西亚公开演出。舞蹈是一种需要记者首次见到杨丽萍当下台即以“女巫”形容她,彷彿昨夜她在山谷里秘密练功,身上沾满了灵气,让人敬畏不已,不敢亲近。採访过程中她自称为“辟嫫”,汉语翻译过来是“巫”的意思。她说,辟嫫生下来就是为了在天和地之间用歌舞的形式来传递消息,并创造了许多精彩的舞蹈,将舞蹈、生命、感情联繫在一起。杨丽萍深信,她即是辟嫫。“小的时候,我在村子里看长辈们跳舞,他们跳的都是简单的舞蹈,譬如婚丧嫁娶、求雨、插秧、打渔等,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舞蹈。“我常跟着他们一起跳舞,长辈会在我的手上画一只眼睛。为甚幺要在手上画一只眼睛呢?长辈说,跳舞不止要有心,还要用另一只眼睛去看身边的事物。奶奶用歌声传达思念“舞蹈是我们的一种需要,用以表达我们对自然信仰或繁衍生殖有关係的事。当年我的爷爷逝世,奶奶从早唱歌到晚,这是她对爷爷表达思念哀悼的一种方式,她通过歌曲这方式传达。”56岁的杨丽萍出生于云南洱源,是白族人。她在13岁那年加入舞团,苦练8年后挑起了大型民族舞蹈主演的角色,她跳的《孔雀公主》荣获了许多奖项。随后,她调入了中央民族歌舞团,再用7年的时间,以《雀之灵》赢得更多观众的青睐,自此媒体称她为“孔雀皇后”。这位孔雀皇后在十多年前离开中央民族歌舞团,带领着云南各村庄的乡土舞者组成团队,开创了一台名为《云南映像》的大型原生态歌舞集,并走出了一条“自给自足”的艺术道路。媒体常说:“西方有《天鹅舞》,东方有《雀之灵》”。这是给予杨丽萍的肯定,也是最高荣誉的讚许。不过,她谦虚地表示:“我只是民族民间舞的传承人。”《云南映像》演出资讯演出日期:26.12.2014至29.12.2014演出时间:8.30p.m.演出地点:大马国家文化宫(Istana Budaya)演出票价:RM88、RM188、RM288、RM388、RM488购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