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主页 > E诗生活 >苏丹街捷运风波‧报告呈捷运公司‧限7天内回应‧捍委会送闹钟讽 >

苏丹街捷运风波‧报告呈捷运公司‧限7天内回应‧捍委会送闹钟讽

作者: 2020-08-01收藏:947

苏丹街捷运风波‧报告呈捷运公司‧限7天内回应‧捍委会送闹钟讽(吉隆坡2日讯)捍卫苏丹街工委会週四提呈苏丹街捷运公共谘询会议报告给捷运公司策略通讯及公关董事阿米尔,双方在公共展示会(Public Display)与公共谘询会(Public Consultation)课题上争论不休,捍委会不满捷运公司提供的讯息,限定该公司于7天内针对所提呈的报告回应,还送上一个闹钟讽刺捷运公司是时候“醒过来”。这个闹钟是由茨厂街社区艺术计划团体总策划杨两兴赠送,具有暗示“送终”的贬意,亦借此提醒捷运公司首席执行员拿督阿兹哈“是时候该醒过来了!”;而阿米尔也没有意见,就收下了闹钟。公共展示会接7000人回应捍卫苏丹街工委会约20名成员在主席杨有为及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陪同下,前往位于武吉白沙罗的捷运公司,向捷运公司策略通讯及公关董事阿米尔提呈苏丹街捷运公共谘询会议报告。公共谘询会议是由捍委会自行召开,邀请7大政府单位出席聆听民众对苏丹街捷运计划的意见;惟所有政府单位,包括捷运公司皆未有派出代表出席公共谘询会议。阿米尔接过杨有为的报告书后,与捍委会成员简短会面后,再正式在媒体前召开记者会。阿米尔声称,捷运公司将查阅报告中的18个重点,也答应于7天后回应。他强调,捷运公司于去年3月曾召开为期3个月的“公共谘询”;惟在捍委会成员之一林月娇(乐安酒店代表)提醒下,改口为“公共展示会”。他声称,捷运公司在公共展示会上出示捷运轨道路线、受影响地区及任何相关资讯,该公司在为期3个月的公共展示会中接获7000人透过电话、信函及电邮的回应,当中90%回应属公众批准;该公司也就公众的意见,对轨道稍作修改。询及捍委会所要求的是召开“公共谘询会议”,而不是“公共展示会”时,阿米尔则认为,两项会议最终的目的是获得公众的意见。“无论是公共展示,或公共谘询都一样,都是为得到公众意见。”再询及公共展示会是否仅限于单向谘询时,阿米尔否认此说法,他声称,若捷运公司偏向单向谘询,就不会召开公共展示会,要求公共提供意见。针对7000个回应中是否有来自苏丹街商家或居民的回应,他称,当地商家及当地居民也获得机会回应,并相信回应当中也有来自苏丹街的声音。当捍委会成员提出公共展示会不等同公共谘询会议时,欲进一步质问阿米尔时,阿米尔则拒绝再回应而结束会谈,令捍委会代表失望不已。拒回应“不改道乃迁就遗产大厦”询及捷运公司拒绝捷运轨道改道,是否为迁就百楼遗产大厦的地理位置,阿米尔迴避回应。他声称,捷运公司尊重苏丹街的历史遗产,也听取首相发出不徵地的指令。“当我们进行地底捷运工程时,我们不会摧毁任何建筑物。如果建筑物出现裂痕或受损,我们将会维修。”他指出,该公司也展开访问调查,确保在工程期间,苏丹街商家是否仍适合逗留在建筑物内进行日常生活。询及为何迟迟不公布社会冲击报告,他宣称,该公司公布的环境评估报告已囊括在内。他出示1993年吉隆坡的土质报告,指苏丹街、中央艺术坊、默迪卡体育馆、武吉免登、吉隆坡中环广场的地质属肯尼山土质。沟通欠透明促捷运CEO辞职林月娇指出,如果捷运公司首席执行员拿督阿兹哈再以闭门会议这一种不透明的方式接见苏丹街业主及商家,并提供误导讯息,对方就应该辞职。她说,阿兹哈与苏丹街业主及商家进行闭门会议时,讨论课题仅涉及如何建筑地底轨道、该公司在其他国家的建筑工程等,未论及商家的利益、或提供商家劝谕,显然对方不明白捷运计划对苏丹街业主及商家的意义。她认为,若捷运公司透明公开讨论,双方将可取得配合,但若以不透明方式商讨,她相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委任错误的人选负责此计划,更促请对方(阿兹哈)辞职。捍委会坚持开公谘会议捍卫苏丹街工委会主席杨有为声称,儘管捍委会成功提呈公共谘询会议给捷运公司,但捍委会对捷运公司坚持认为以公共展示会获取民众意见为最好做法,表示不满及失望。他认为,只有公共谘询会议能提供双向谘询,同时可即刻获得有关当局回应;相反地,以公共展示会限制的空间无法获得双向谘询。他直指以公共展示会获得民众意见是不公平及不专业。“如果当初的公共展示会取得民意,如今又何来如此多争议?”他认为,惟有取得社会冲击评估报告及公共谘询会议才能解决现阶段的窘境。他指出,苏丹街(土质)非常脆弱,因此捷运地底轨道经过苏丹街是“最坏”的选择,即使是全世界最好的工程也会出现误差,苏丹街承受不起任何误差,因此他希望捷运轨道能改道。当局称曾开公谘会议捍委会挑战週内公布成果捍卫苏丹街工委会成员之一林月娇声称,既然捷运公司宣称曾召开公共谘询会议,她挑战该公司于7天后公布公共谘询会议的成果。同是乐安酒店发言人的林月娇指出,在聆听捷运公司代表阿米尔的解说后对媒体指出,捷运公司负责国家如此庞大的交通系统发展计划,却无法了解公共谘询会议的重要性,令人失望又愤怒。她认为,阿米尔不明白公共谘询会议的定义。“当苏丹街捷运风波于去年爆发时,商家最初被通知徵用土地,怎幺可能在没有召开公共谘询会议情况下,就被知会徵用土地?”她提出疑问,负责500亿令吉庞大交通捷运系统计划的捷运公司,竟不了解公共谘询会议的重要性,令人质疑及愤怒。“那我们是在与对的人商谈吗?拿督阿兹哈(捷运公司首席执行员)在哪里?”她声称,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曾提早通知捷运公司,捍委会将于週四前提呈公共谘询会议报告;惟始终不见阿兹哈现身,令捍委会成员不禁感到失望。“若捷运公司宣称已召开公共谘询会议,那我们挑战该公司在7天内公布成果。”她说,捷运公司曾声称仅有3名苏丹街业主反对,但从7月7日由捍委会召开的公共谘询会议显示,此课题引起公共极大迴响,公众都对捷运工程及其带来的影响表示关注。疑只为“独立遗产大厦”便利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指出,捷运公司迟迟不愿把苏丹街的地底捷运轨道改道,相信是要为未来的百层“独立遗产大厦”提供交通便利。他指出,捷运计划工程成本直逼500亿令吉,数目之庞大令人咋舌。他声称,穿越苏丹街的捷运轨道相信是为了让百层大厦交通系统带来方便,惟他认为当局应了解整项交通系统是应该为广大民众带来便利。他说,政府应贯彻“以民为本”的概念,听取民众意见;现阶段拆除工作已在苏丹街进行,导致商家生意额下降50%。他促请政府儘快在宪报上解除徵用苏丹街的指令,同时公布社会冲击评估报告。【热点新闻:苏丹街捷运风波】‧2012.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