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欧洲难民潮,是谁让历史重演?

作者: 2020-07-18收藏:313

欧洲难民潮,是谁让历史重演?

这本德文版的原着,是我妻子海珮春的姐姐克莉丝蒂娜・海翎女士于去年(二○一五)年向我们介绍的。她是一个德国人,平时不怎幺关心世界政治。自从欧洲因中东形势严峻,出现了可怕的难民潮后,影响了德国社会,她愈来愈困惑,开始关心起国际形势来。她一口气把这本书读完,觉得很有收穫,把它推荐给我。

当前这个世界,乱作一团,凡是在非洲、欧洲、亚洲发生的一些纷争,都和美国这个帝国分不开(「帝国」这词是德国老总理施密特亲口对我说的)。尤其是在中东阿拉伯世界,忽然冒出了一个名叫「伊斯兰国」的恐怖集团,它凭空出现才不几年,不但把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搞个稀巴烂,连其他的近邻科威特、黎巴嫩、也门、沙地阿拉伯、伊朗等国都捲进去,事态还蔓延到欧洲。如果我们好好地深挖,无论在哪一个事件背后,总有美国的阴影。美国想尽办法把不和她合作的什叶派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扳倒,但是,一直做不到,反而遭到国际上的「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批评。俄罗斯的总统普京也气不打一处来,他因为乌克兰内乱,被西方国家经济制裁,被弄得很狼狈,一怒之下,开始声东击西,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军,全面轰炸「伊斯兰国」大本营,顺便敲打一下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这个古老国家的百姓变成了无辜的大国博弈的牺牲品,百万人纷纷逃亡欧洲避难,造成了世界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欧洲大逃亡潮」。

我在欧洲住了近半个世纪,亲眼看到,欧洲在二次大战后,获得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经济上也日益兴旺。忽然避难大军扶老携幼从东方涌来,措手不及,其紧张和担忧可想而知。进入欧洲的难民潮愈来愈高涨,再加上一些来自中东、北非国家的难民不知检点,偷盗钱财、侮辱女性,品质恶劣,虽然只是少数个别人所为,但被媒体渲染,掀起了一股反难民之风。德国大多数国民,对当前中东北非发生的混乱,抓不住要害,把怨恨都加在穆斯林阿拉伯人头上,显然,这是不公平的。反而忘却了去刨根追底,此难民潮从何而来?

作者米高.吕德斯博士,是个专门研究中东和阿拉伯民族发展史的德国学者,住过伊朗多年,能说波斯语,听懂阿拉伯话,走遍了中东伊斯兰世界。他在德国有名的《时代週报》,做过中东问题编辑和记者。当我读完了这本书以后,觉得他看问题敏锐,拍案叫绝,眼前忽然明亮了许多。最值得我钦佩的是他很客观,没有给自己设下一个政治框框。诸位读者,不要以为现在的西方世界,新闻媒体都那幺公平、正义。大部分的媒体背后都有出钱的老闆,总编也要看投资者的眼色。吕德斯用独立的眼光,揭露事实真相,他的书在短短一年时间,出了十二版(编按:本书在二○一六年三月即将发行第十六版),打破了德国畅销书的纪录,并且成为欧洲德文电视台的着名的中东问题评论家,使很多同行跌了眼镜。

这本德文版的书是二○一五年春由德国慕尼黑着名的贝克出版社推出的,书到我的手里时,发行才不过几个月已经是第九版了,这说明,这本书受欢迎的程度。它的最大特点是敢写敢说,没有后顾之忧。

我们中国的优秀传统是重道德,讲礼仪。《孟子》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你有道有德,众亲挚友都会来助。你无道无德,人人避而远之。人和国家都一样。我这个青少年时的崇美派,在这几十年里,看到美国的狂妄自大,自以为是,极端自私自利,为了石油利益,为了保持美国在国际上永远是老大的地位,她在全世界以国际警察自居,到处干涉他国内政,甚至挑拨离间,愈来愈失去道德和威信。

伊拉克首府巴格达是一个世界历史上非常古老的文化城,「巴格达」本意是「神赐」的意思。闻名于世的《一千零一夜》小说就是从这里开始流传的。一九一七年伊拉克沦为英国殖民地。又有谁知晓,这个有几千年文化史的古老美丽之都,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因为纽约发生「九一一事件」,小布殊下决心报仇,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矛头对準阿拉伯世界,炮轰阿富汗,接着转过头来对準伊拉克,假借说伊拉克「存有大杀伤武器」,和英国一起,派军队浩浩蕩蕩佔领了这个千年古国。美国总统小布殊公开表示,要用美国先进的「自由价值观」和基督教义来拯救阿拉伯世界。他的政府在伊拉克推行的所谓议会民主选举,实际上是揠苗助长,结果激化了穆斯林内部几派的矛盾,社会更不稳定。

这十几年来,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由于先天不足,造成一片火海,人的生命毫无保障,难道美国真的是为了中东穆斯林国家获得自由、和平、民主?本书作者从历史根源开始,对这几十年来的中东形势的发展,作出了详尽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