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欧洲需团结改造自己索罗斯

作者: 2020-07-18收藏:641

如何拯救欧洲(下篇)

直到最近,仍然可以说紧缩在起作用:欧洲经济正在缓慢改善,欧洲必须坚持紧缩。


但放眼未来,欧洲眼下面临伊核协议解体和跨大西洋联盟崩溃,这必然会给欧洲经济带来消极影响,并引起其他变数。

美元升值已经开始促使资金从新兴市场逃离。我们也许正在走向又一场重大金融危机。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马歇尔计划的经济刺激可谓及时雨。因此,我提出了一个立即可以落实的融资方案。

先不谈细节,我要指出的是,该方案包括一个巧妙的安排,一个特殊目的实体,能让欧盟以十分有利的利率在金融市场上融资,而不会给其本身或其成员国平添直接负债;还能带来可观的会计收益。

欧洲需团结改造自己索罗斯

此外,尽管这是一个创新概念,但已在其他条件下有过成功的应用–美国的一般收入市政债券和所谓的遏制传染病的大额拨款(surge funding)。


但我的要点是欧洲需要猛药来解决生存危机。简言之,欧盟必须改造自己。

这项工程必须是名副其实的草根工程。煤钢共同体转变为欧盟的过程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工程,完成得相当漂亮。但时过境迁。

英退欧双输?

普通人感到被排斥、被忽视。如今,我们需要集体行动,将欧洲机构的自上而下方法与吸引选民参与所必须的自下而上的工程结合起来。

在三个紧迫问题中,我已经解决了两个。还剩下领土分裂问题,以英国退欧为代表。这是一个极具破坏性的过程,是一个双输局。但双输方案可以转变为双赢结局。

分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会延续五年以上—这对于政治来说简直已是永远,特别是在当下的革命时代。

说到底,需要由英国人民决定他们想怎幺做,但如果他们及早做决断的话会更好。

这就是我所支持的一个叫作“对英国最好的方案”(Best for Britain)的计划的目标。这一计划为举行一次有意义的关于包括不再退欧完成前脱离欧盟的措施的议会投票而奋斗,并要力助投票成功。

如果英国能够废除退欧、不制造欧洲预算难以填补的窟窿的话,就能帮欧洲一个大忙。

但英国人民以绝对多数表达他们的支持,这样,结果才能得到欧洲的认真对待。

“对英国最好的方案”吸引选民参与的目的就在于此。

欧盟 ≠ 欧元区

保留欧盟成员资格有着充分的经济理由,但这一理由直到过去接个月才变得明确,而深入人心还需要几个月时间。

在此期间,欧盟需要把自己转变成一个英国这样的国家渴望加入的组织,从而强化政治理由。

这样一个欧洲在两个重要方面不同于当前的安排。首先,它要明确区分欧盟和欧元区。其次,它要承认欧元有许多未解决的问题,决不允许这些问题摧毁欧洲工程。

欧元区受过时的条约管辖,这些条约规定所有欧盟成员国如果够格,都要接受欧元。

这造成了一个荒谬的局面,瑞典、波兰和捷克这些明确表示不想加入的国家仍然被称为和受到“准欧元国家”(pre-in)对待。

这并非无关紧要的问题。现有框架将欧盟变成了一个欧元区构成内核,其他成员国等而下之的组织。

这里有一个隐藏的假定,即,尽管不同成员国动作有快有慢,方向总是相同的。这忽视了一个现实:不少欧盟成员国明确拒绝了欧盟的“日益紧密的联盟”的目标。

应该放弃这个目标。目标不应该是多速的欧洲,而应该是“多轨的欧洲”,给成员国更多的选择。这将产生意义深远的积极影响。

目前,对合作的态度是消极的:成员国想重新主张主权而非更多让渡主权。但如果合作产生了积极的结果,情绪有可能改善,而一些当前自愿合作推进的目标(如防务)可能能够吸引到全员参与。

成员国不能再自私

严峻的现实也许能够迫使成员国为了保留欧盟而暂时将国家利益放在一边。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亚琛的查理曼奖(Charlemagne Prize)获奖演说中就指出了这一点,而他的方案得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谨慎支持。她对自己在国内所遇到的反对有着痛彻的认识。

如果马克龙和默克尔排除万难,获得成功,就将步莫内和他的空想家小团体的后尘。

但这个狭小的组织必须替之以高涨的自下而上的亲欧洲运动。我和我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将竭尽全力帮助这些运动。

幸运的是,至少马克龙清楚必须扩大对欧洲改革的群众支持和参与,他的“公民协商”(Citizens’ Consultations)方案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意大利没有政府的时候由公民社会团体组织的特兰托经济节(Trento Economic Festival)在5月31日-6月3日召开。我希望它是一次成功的大会,为类似的公民社会运动提供可供效仿的好榜样。

相关新闻:

债权债务迷失方向/索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