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主页 > M爱生活 >《Join专栏》离苦得爱,铅华洗不尽的60年代音乐谬思女神─ >

《Join专栏》离苦得爱,铅华洗不尽的60年代音乐谬思女神─

作者: 2020-06-10收藏:357

《Join专栏》离苦得爱,铅华洗不尽的60年代音乐谬思女神─

近日,一部叙述 1960 年代摇滚女歌手妮可(Nico)的电影《Nico,地下丝绒之后》(Nico, 1988)即将由片商引进在台上映,义大利女导演苏珊娜.尼基亚雷(Susanna Nicchiarelli)将重点放在妮可挥别金迷纸醉,众声喧哗的 60 年代之后,1980 年代移居英国曼彻斯特、与新经纪人合作,展开一连串欧洲巡演过程,同时还要对抗摆脱昔日光环的种种心魔,同时修补自己与儿子之间缺席多年的母子亲情。

的确,对于这位来自德国、有着标準日耳曼外貌、美丽中带有严峻和冷漠的高大金髮美女,细数她在那风起云涌的 1960 年代,所经历过的种种鹄起声名、灯红酒绿和璀璨华丽的镁光灯,加上除了成为媒体宠儿,在艺术上的风格与成就之显着,更是在近代媒体史上几乎是无人能出其右;除了 Velvet Underground、Andy Warhol 这些使她声名大噪的名字之外,着名爵士乐手 Ornette Coleman 教会了她演奏簧风琴(harmonium)、The Doors 的主唱 Jim Morrison 启发她创作属于自己的歌曲和歌词、滚石合唱团的吉他手 Brian Jones、民谣摇滚天王 Bob Dylan 等,都是她在乐坛一路走来曾有所连结的名字。

《Join专栏》离苦得爱,铅华洗不尽的60年代音乐谬思女神─

历经父亲战死的波折童年,16 岁时妮可便踏入时尚圈,开始从事模特儿的工作,天生的优势和冷豔气质,可说是集三千宠爱在一身,17 岁时便获得 Coco Chanel 一纸合约,但她却飞去纽约放弃了那份模特儿工作,并在欧美各地旅游,1959 年在罗马时,获得义大利名导演费里尼(Frederico Fellini )青睐,在名片《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中为她安插一个角色。

之后更是各种邀约不断,爵士乐手 Bill Evans 1962 年的专辑《Moon Beams》,封面正是妮可。

《Join专栏》离苦得爱,铅华洗不尽的60年代音乐谬思女神─

往来巴黎与纽约之间的她,1962 年还生了一个儿子 Christian Aaron “Ari” Päffgen,父亲是大名鼎鼎的法国当红男星亚兰德伦(Alain Delon),虽然他本人否认,但这个孩子大多是由德伦的母亲和她的丈夫抚养长大,并最终由他们收养。

除了演戏和当模特儿,妮可心中始终藏着对音乐的火花,在 Jacques Poitrenaud 执导的《Strip-Tease》(1963)中,她除了担纲主角,也演唱了由风流才子 Serge Gainsbourg 撰写的主题曲,并开始在纽约的俱乐部演唱一些如 “My Funny Valentine” 之类的爵士标準曲;后来,她认识了滚石合唱团的吉他手 Brian Jones,为她录製了单曲 “I’m Not Sayin'”,又被介绍给 Bob Dylan,并在 1967 录製了他的”I’ll Keep It with Mine” 一曲。

被介绍给 Brian Jones 的同时,她也开始在纽约和 Andy Warhol、Paul Morrissey 等一干前卫艺术导演合作,拍摄多部实验影片,而大为赏识她的 Andy Warhol 更在组成摇滚乐团 Velvet Underground 之际,邀她来唱了三首歌曲(“Femme Fatale”, “All Tomorrow’s Parties”, “I’ll Be Your Mirror”) ,更以《Velvet Underground & Nico》(1967)作为专辑名称。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这张专辑对后世的影响不遑多论,这也是当年摇滚乐正在转型,除了作为一种讨好青少年、通俗的流行商品、更直接倾注现代艺术概念在内、讴歌非主流价值观、探讨生命哲学、更为凌厉地乘载更多批判价值与文化意义的重要作品之一。

然而由于妮可坚持担任主唱的高姿态,加上 Andy Warhol 对音乐市场的不熟悉,使得他们的合作仅限于这张专辑便告终止;不过,妮可对音乐的野心不仅于此,也就此将音乐作为她一生的创作使命。

1967 年末,妮可的首张个人专辑《Chelsea Girl》问世,民谣小品的基调,纯净清澈的乐器,搭配妮可低沈冷凝的嗓音,静谧中别有一番独特的孤寂风味;但这种堪称甜美优雅的风格,却在 1969 年的第二张专辑转变为极度黑暗、凌厉、压抑、阴郁、彻底失温的《The Marble Index》(Frazier Mohawk 製作、John Cale 处理录音事宜)。这张由她自己全权担纲词曲写作专辑,以大量不和谐音展现强烈的实验风格,比起之前小心翼翼的歌唱方式,她彷彿是在宣告着生命的力量,清唱曲”Nibelungen”尤为憾人;整体孤寂无比的气氛,更让人感觉到她是以如何深刻的思考,面对着心灵这个无尽宇宙深处,最令人无法直视的黑暗。

《Join专栏》离苦得爱,铅华洗不尽的60年代音乐谬思女神─

这种风格也延续到 1970 于发行的《Desertshore》(1970) 和《The End… 》(1974);这两张专辑均由 John Cale 製作,同样由妮可自己写作词曲,并大量运用余韵氤氲的簧风琴创造出摆荡于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气氛;一种冰封千古、与世隔绝的亘古孤寂,彷彿唯有终结,才是生命唯一的解答。正如妮可自己所言:

「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所以我喜欢毁灭。自我开始思考以来,虚无主义似乎便是最适合我的宗教。」

《Join专栏》离苦得爱,铅华洗不尽的60年代音乐谬思女神─

之后,妮可在乐坛沉寂数年,期间只和她当时的伴侣法国导演 Philip Garrell 拍摄了七部电影,直到 1980 年搬到英国曼彻斯特后,才开始在新经纪人的协助下重返乐坛,开始巡迴演唱,并在 1981 年几个来自中亚、东欧等国籍不同的摇滚乐手,灌录发行了《Drama of Exile》,其中除了翻唱 Lou Reed 的”I’m Waiting For My Man” 和 David Bowie 的”Heroes” 之外,其它也都是 Nico 的作品。但略显紊乱单调的摇滚乐器运用方式,却难以融入妮可低抑的嗓音与气氛,以往的冷凝孤绝也不复见,不成功的乐风转变,使她再次沉寂。

为 Aura 唱片公司旗下的作品。封面採用了崛起于十九世纪末,有「情色画家」之称的 Klimt 绚丽诡魅的画作,由雷鬼乐吉他手 Philippe Quilichin 製作,她说她自己的生命,正如一幕放逐之戏剧,因而沿用为专辑名称。然而,此时的 Nico,也不知是否由于长久以来初次与摇滚乐团为伴、不太习惯的关係,在音乐表现上似乎已不复初始的实验性和彻底降温的野心,整体表现显得相当凌乱,刻意加入的摇滚乐器运用实在很难使人与 Nico 既往的形象有所连结,后叛客的音乐调性,虽仍充满压力,但却无法发挥出 Nico 引以为着的特质,只令人觉得紊乱混杂,不知所云。

举例来说,其中翻唱的 “I’m Waiting For My Man”,这首歌原本随散活跃的调性,以及 Lou Reed 半唸半唱的唱法,在 Nico 压抑内敛的嗓音和狂嚣的配乐中,听起来怎幺说都显得有点不伦不类……这张专辑的出版和显然不成功的乐风转变,饱受各方责难,其出师不利,使得 Nico 又暂时沉寂; 1985 年,她终于回到录音间,录製了《Camera Obscura》这张专辑。在这张专辑里,她与 John Cale 的乐团 The Factions 合作,大量电子音乐展现强烈的实验风格,但概念性却不如早期专辑强大,在乐评之间评价亦是普普。1988 年七月十八日,传言她因酗酒和嗑药过量,导致脑充血,在骑单车时摔下,就此丧生。

妮可的一生,或许已是引人豔羡的绚烂华丽,但在光鲜表象之下,她却坚持以音乐展现自己深刻的孤独感、黑暗、对终结的渴望。

命运、情感的起伏波折,对她来说彷彿都只是过眼云烟,媒体的注目、人群的爱戴,对她来说,都只不过是身后的一个影子,太阳一下山,就落入黑暗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但她终究是个人。是个女人。有着母亲的包袱。有着对音乐、生命的梦想与追求。为此,我们或许都应该看看《Nico 1988》,一探那个想拾回母亲身分、想重新以音乐形塑自己支离破碎生命的女人。

相关连结:

翻面映画代理《NICO,地下丝绒之后》台版预告片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听那些女孩唱歌】铅华洗不尽,只能以阒暗梳妆──妮可 N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