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下肢小型动脉阻塞‧术后伤口护理至关键

作者: 2020-06-14收藏:524

下肢小型动脉阻塞‧术后伤口护理至关键(雪兰莪‧沙亚南讯)下肢动脉阻塞的外科治疗以腹股上方、膝盖上方及膝盖下方的动脉为三大解剖层次,其中膝盖下方的动脉非常幼细,如果阻塞,很难施行绕道手术,即使要做,成绩也不理想,这时唯有付诸血管成形术,并以伤口癒合为大前提。血管外科及血管内腔外科顾问陈佳联医生提醒,50%小型动脉被疏通后,会在半年内重新闭塞,这时医生得与时间赛跑,在动脉狭窄前积极护理伤口,让它儘快癒合,不然一旦动脉再次阻塞,那幺伤口非但无法癒合,还会因细菌感染而有生命之虞。半数患者半年再阻塞陈佳联医生说,膝盖下方的动脉直径很小,如脚踝处为2至3毫米,脚板处为1.5至3毫米,如果这里的动脉阻塞併合伤口溃疡,情况一直没有改善,那幺很大可能需要截肢。“医生可以支架或球囊来撑开幼细动脉,但是一半会在半年内重新闭塞,因此治疗的目的是要在这期限内,阻止患处溃疡恶化,让伤口完全癒合。”他曾收治一名61岁的巫裔妇女,对方患有糖尿病及高血压,右脚趾受伤后一直无法癒合,5根脚趾更因此干枯变黑形成坏疽。原本被医生宣布要锯掉右脚板的她,特地前来求助,看看有没有挽救的余地。“检查后,我发现她的右膝盖后窝仍有脉搏,但是后胫骨动脉及足背动脉就不见脉搏蹤影,脚踝和手臂收缩压比值(ABI)为0.6,而她最大的问题是小型动脉阻塞,造成血液难以抵达脚板。”4个月后伤口全癒合他说,由于病患的脚板动脉非常幼细,他在进行球囊扩张术时就花了三四个小时,术后病情总算有了起色,她的ABI上升到0.85。“虽然病患最后仍需截肢,但截肢範围缩小,从整个脚板缩到只锯前脚(脚趾),这已是最大的欣慰。当然对糖尿病患而言,手术切除后最大的挑战为伤口护理,所以伤口能否在6个月内复原,是一大关键。如果跨不过这道关口,情况就只会愈来愈糟。”他庆幸,随着脚板动脉被疏通,血流逐渐恢复,病患的伤口终于在4个月后完全癒合,她也因此无需曝露在细菌感染的风险中。细心评估治疗改写截肢命运血管内腔外科医生陈佳联提到,在另一个个案,罹患糖尿病、高血压及心肌梗塞的70岁巫裔妇女,因为足背溃疡,伤口无法癒合,被主治医生断定只有截肢才能遏止情况恶化,但是妇女却在他的细心评估及治疗下,改写了被截肢的命运。“当时这位妇女来前求诊时,右脚的第二脚趾已坏死而被锯掉,右膝及以下部位皆丧失脉搏,ABI仅得0.5,造影显示3条动脉皆阻塞。”先清创伤口再手术他说,由于妇女的伤口非常骯髒,因此他首要任务是清创伤口,待伤口受到控制后才施行球囊扩张术,同时处方她两种抗血小板药物。“妇女的ABI在术后上升到0.85,加上积极的伤口护理,她的伤口在4个月后完全康复,所以血管内腔治疗为她保存了脚趾功能及生活品质。”他提醒,有些医生基于其他原因,在没有控制好细菌感染的情况下为病患疏通动脉,结果最后脚板有了脉搏,但是病患却因败血症住进了加护病房,随时都会丢命,他反问这样做值得吗?“如果伤口癒合后,小型动脉再次阻塞,医生不会建议採取任何的手术干预,直至出现新伤口,那幺就得再做血管成形术,目的就和之前所提及的一样:治癒伤口,避免截肢。”血栓摘除+血管成形治疗效果更佳询及绕道手术的可行性,陈佳联医生说脚板处于非常低的位置,需要很长的绕道,如果摘取自本身的静脉,恐怕难以找到这种长度,若要用人造血管,则嫌太粗,因此做绕道手术的可行性非常低。“不过绕道手术存在一定的医疗效益,例如它提供了一条全新的`大道’,可以大幅度增加对缺血区域的血流灌注;如果动脉有太多的血栓,置入支架也只能撑开一部份的直径,血流的恢复当然比不上绕道手术。”在外科治疗中,其实不只绕道手术可供选择,它还包括了血栓摘除术(thrombectomy)。陈佳联医生解释,如果动脉内的血栓、斑块或血管内膜增生(NIH)过多,使用球囊及支架来强硬撑开动脉,直径也不会撑大多少,所以可使用血栓旋切器来将这些“阻碍物”凿开。他说,过去医生在摘除血栓后,为了防止动脉回弹,就会置入支架,但是在自然情况下,被撑大的动脉却想着缩回原本的直径,而支架却要抵挡这股压力,当这两种压力碰在一起时,血管内膜就会发生变化,不断增长形成NIH,导致动脉再狭窄。“近两年来,医学界採用一个新的概念,在血栓摘除术后以药物涂层球囊将动脉撑开,不要置入支架,结果发现这种做法似乎能更持久撑开动脉。”/良医‧文:唐秀丽‧2015.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