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帮老师取绰号 ◎盛宜俊

作者: 2020-07-08收藏:845

下午最后一节上体育课前,我正在楼下整理上课要用的球具,此时楼上传来了阵稚嫩的嘻笑声:「鱼丸头老师,你在忙什幺呀!」
我转过身抬头向上望了过去,瞧见的是几个我去年教过的学生,正倚着窗朝我扯着喉咙捉弄着。我假装生气,用着气噗噗的语调回话说:「孩子们,不要随便帮老师取绰号,老师会生气唷!」「好啦!好啦!老师不要生气啦!我们只是觉得好玩而已。」「可是你们这样对老师很不尊重哩,下次可不要再这样叫啰!」
其实我也知道,孩子们玩性重,凡是他们觉得有趣好玩的,说要禁止也是有点强人所难,但为人师表,该教的还是要教,否则让学生以为老师也不在意,恣意妄为,那就有违教育工作者该有的原则了。
之所以被孩子戏称为「鱼丸头老师」,我也觉得很无奈。长期以来,我一向都在某家髮廊剪髮,也习惯于老闆的髮型剪裁。某天,老闆因有要事不在店裏,于是临时找了个刚上任的髮型师捉刀。偏偏他的技艺不够纯熟,无法契合我一贯以来的髮型样式,居然用他那自以为是的美感标準,把我整个头削剪的像颗椭圆的橄榄。当下我对镜癡望许久,心中可谓暗自担心,心想明日该如何面对班上学生,会不会遭致孩童们的讪笑。
果不其然,隔日上课时,黑板前的我依然孜孜不怠的认真讲课,但班上学生却就着我的髮型在讲台下窃窃私语,还有个鲁莽不长眼的,或许也算得上白目的学生,放肆地指着我的顶上一团乱髮取笑道:「老师!你的头髮好好玩喔!好像我家卖的鱼丸欸!」
一时,我的绰号就如此的传了开来,令我相当无奈。
会取这绰号也不怪他,只因为学校邻近渔港,多数的孩子家长都在鱼市场里讨生活,他不把我的头髮样式说成贡丸那般不堪,我还得谢谢他,因为我最讨厌贡丸,总是咀嚼出那股腥羶的肉味,吃多了还令人望而生畏。
那时还有点负气的说与隔壁班老师听,为的是讨个安慰话语。哪知他爽朗的哈哈大笑几声,瞅着我说:「你这绰号还算上的了檯面,你知道我这班学生怎幺糟蹋我吗?」
我有点愣住了,因为这李老师个性温和,从来就不会对孩子们有过任何疾言厉色,他是真心的爱护学生,当不该遭致孩子们的无礼捉弄,又怎会沦落到被糟蹋的地步呢?我将我的疑问说给他听。
「你知道吗?这些孩子居然给我取了个『矮冬瓜』的绰号,或许与我的名字相谐音,更令人傻眼的,有个学生还当着我的面在黑板上画了个冬瓜图案,旁边还注记我的名字。」
「你不生气吗?」
「有什幺好生气的,我知道孩子们都喜欢我,才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是呀!回想小时候,我们也是这样的走过来,但帮老师取绰号,心态就不是如此一般了。在那个严勤管教的年代,师生之间存在无法跨越的鸿沟,师如天般崇高,该是被敬畏的长者,学生就犹如只能俯首称是的受教者。一旦学生会帮老师取绰号,取的多是不雅的称号语,更多时候,那都是隐晦不敢声张的窃窃私语流传者。我无意诋毁当年老师们的声名,但仅就学生而言,该是不满的声浪居多,或许欠缺的是师生间的情感交流。
我自省多年来用心对待学生,平日与学生相处融洽,就因呵护过了头,不免让孩童失了分寸。但只要能让天真的孩童感受到老师的爱,并受教的聆听教诲,当能改正他们一时的观念偏差。有时想想,能被孩子如此这般天真对待,不也是一种幸福吗?就当作是教学生涯中的一段有趣逸事,相信往后想来,必是种甜蜜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