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食品资讯_大力发展的互联网
    主页 > M爱生活 >苏丹街捷运风波‧捷运公司2报告有疑点‧杨有为促设听证会听民意 >

苏丹街捷运风波‧捷运公司2报告有疑点‧杨有为促设听证会听民意

作者: 2020-08-01收藏:188

苏丹街捷运风波‧捷运公司2报告有疑点‧杨有为促设听证会听民意(吉隆坡4日讯)捍卫苏丹街及武吉免登路委员会主席杨有为指出,由于捷运公司(MRT Corp)所提呈的两份报告,即土壤勘测报告和环境冲击报告中存有许多矛盾和疑点,而且不够完整,捷运公司有必要召开一项听证会,以充份了解该社区人民的需求。他认为,捷运公司必须重新进行环境冲击报告,以及重新检讨捷运计划涉及的问题,在得到完整和理智的方案后,才允许承包商进行工程。他週五在数名苏丹街业主和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指出,他们已于今年4月接获由捷运公司发出的两份报告,即土壤勘测报告和环境冲击报告,但他们发现到,这两份报告的内容中存有许多矛盾。他披露,土壤勘测报告中指苏丹街到武吉免登一带地底下的土壤是属于石灰岩,适合建隧道,但环境冲击报告却指这一带的土壤结构是属于“肯尼山”(Kenny Hill)”;即特别硬质的土质,并不适合建隧道;而单单是这一点,就有很大的矛盾。促设听证会“环境冲击报告也强调,吉隆坡地底下有许多岩石、流沙和流动性的泥土,这种土壤结构不仅会对地面上的建筑物造成威胁,甚至也会对钻地洞的隧道机械造成问题,可能会造成地面下层的问题。”他也说,环境冲击报告也提及,隧道工程进行的当儿,会对苏丹街带来甚幺影响,但土壤勘测报告中却只字未提,这令业主很疑惑。“土壤勘测报告只是提及,汉泽伯路(Jalan Hang Jebat)和苏丹街只有两条车道宽的路面,上面的车辆流动量非常少,因此在上面兴建任何建筑物,绝不会影响社区的交通。但是,我们认为这样的评估非常误导性。”他反问道:“汉泽伯路共有两所学校,还有一些建筑物,如福音堂、人镜慈善白话剧社,这些都是有大量社区居民到来参与活动的地方,怎可能车流量少?”同时,他说,业主也对于土壤勘测报告所进行的勘测範围非常的小和少,而感到不安。“整个隧道工程共长9.5公里,捷运公司理应要有充足和进行多个地点的土壤勘测,因为吉隆坡的土壤结构非常多变,相隔很短的距离就会有改变。”不但如此,杨有为还说,土壤勘测报告中也提及,工程师曾在福音堂範围进行土壤勘测,但是根据他向福音堂代表了解,前年至去年为止,他们从未看到有人前来进行土壤勘测,这一点跟报告不符。这厢说搬那厢说不必引混淆福音堂代表卓光汉指出,上週四的会面上,捷运公司向受影响的苏丹街业主表明,隧道工程进行期间,他们不必搬迁,但是通告版却注明,他们必须搬迁6个月,引起业主混淆。同时,他促请捷运公司重新进行土壤勘测,同时应该前来受影响的建筑物进行探索,如此一来可有更实际的报告。业主:内容不一添疑惑乐安酒店业主陈上珍说,上週的会面不单无法解答她心中的疑问,反而增加更多疑问。“会议上,他们只是选择性回答我们的问题,简直没有帮助到我们解决问题。”她披露,两份报告的内容不一致,更让业主出现更多疑惑。伍锡荣:若遇水灾如何处理?人镜白话剧社代表伍锡荣指出,吉隆坡是水灾黑区,但捷运公司似乎完全没有考虑在施工期间,如果遇上水灾,要如何确保苏丹街和茨厂街不受基建工程波及?他说,捷运公司给他们长达500页的环境冲击报告中,谈及苏丹街的部份非常稀少,而且也欠缺每一个大型基建工程开动前必须进行的社会冲击调查报告。他说,报告中没有针对当地社区居民的人口调查和民众对捷运意见的回馈,同时也没有说明在捷运工程期间,会对当地的经济构成甚幺影响。“报告中也没有提及舒缓交通的方案,以及没有提及对苏丹街百年老社区的人文生态和历史建筑的影响。”忧工程引发问题促业主撤离杨有为披露,上週四(4月26日)苏丹街业主在国会与捷运公司代表会面时,虽然捷运公司的工程部队不断强调隧道工程进行中,地面上的建筑物是安全的,但是捷运公司的高层却说,隧道工程可能会造成无可预计的问题,因此还是要求业主撤离该地长达6个月至1年。他促请所有受影响的苏丹街业主不要妥协,并停止与捷运公司单独会面,以免引起民众误会。“单方面与捷运公司会面意义不大,反而会误导民众,以为我们和捷运公司有了默契,可是至今为止,离开共同意愿还很远。”与此同时,他也促请政府严正看待此事,把主动权掌握在手上,不应仓促把主动权交给捷运公司。“这个捷运工程不仅会劳民伤财,而且还会带来许多地方民众的埋怨和控诉,令政府得不偿失。”阻拆建筑或发动街头示威杨有为指出,由于捷运公司已经开始在苏丹街附近展开拆除建筑物工程,捍卫苏丹街委员会不排除会发动街头示威,抗议捷运公司在苏丹街展开隧道工程;惟他强调,一切须与受影响的苏丹街业主和小贩进行内部商讨后,才有决定。他披露,他週四在一家马来报章看到一则新闻,指捷运公司委派的Gamuda总承包商,已经把隧道和捷运工程委託给本地一家小型承包公司负责。“根据捷运公司发言人的讲解,这家承包商将很快执行两项任务,即马上拆除旧巴生车站、独立遗产(Plaza Warisan)大厦和乌达奥盛(Uda Ocean)购物中心,之后展开挖洞和打桩工程,以兴建中央艺术坊(Pasar Seni)捷运站。”他说,如果捷运公司要在苏丹街建捷运站,首先必须拆除这3栋建筑物,一旦进行拆除,将对苏丹街造成不利。汇报会内容与通告版不符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指出,受捷运工程影响的苏丹街业主于上週四被传召前往国会会见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当天他们所谈及的内容,与通告版上的内容有很大出入。“当天,捷运公司只是汇报说,如果捷运经过苏丹街和茨厂街,不会影响地面上的建筑物。不过,去年7月他们会见国家基建公司,有关后者要强制徵用土地时,他们说如果土壤无法负荷捷运重量,地面上的建筑物将会倒塌。”他说,两者的说词是互相矛盾的,会面上他曾询问捷运公司工程师,是否可以保证地面上的建筑物不会倒塌,他们却回答说,作为专业的工程师的他们,也不能给予保证。“整个环境冲击报告,完全没有提及苏丹街和茨厂街百年历史文物的保留。因此,我们要求捷运公司召开公开的听证会,让所有受影响的业主和小贩来一个交流。”他声称,没有徵用苏丹街业主的土地,只是捷运公司单方面的说词。“我们要捷运公司在环境冲击报告中,公布捷运工程对苏丹街和茨厂街带来的影响,我们希望首相纳吉可以听取民意,找出双赢方法,接纳改道方案。”数名受影响的苏丹街业主纷纷出席这项记者会,包括福音堂代表邱尔君、黄向勤、黄忠能、封洁思、卓光汉、乐安酒店代表陈上珍、杨成祖、林月娇、人镜白话剧社代表伍锡荣。‧2012.05.05